中國亟須安全飲用水立法

來源:日期:2009-07-29 09:35閱讀量:25710

  

中國亟須安全飲用水立法

 

中國飲用水安全監管體制現狀如何,什么樣的管理模式為可???對此,《鳳凰周刊》專訪了中國生活飲用水最新標準起草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環境與健康相關產品安全所水質安全檢測室主任鄂學禮,和中國±木工程學會給排水分會給水委員會副主任、給水深度處理研究會理事長王占生。

    鳳凰周刊:中國城市飲用水水源管理目前處于一個怎樣的標準和體制狀況?

王占生:國內對飲用水的水源管理政出多門。地質礦產部門對地下水水質進行監測,地表水由環保部制定,農村的飲水是水利部在負責,城市供水以及管網輸配由建設部負責,終端飲用水合不合格由衛生部監督。而在美國,這方面是由其環保署一條龍全抓的。

    鄂學禮2008年溫總理到環保部講話,要求城市水源100%得到保護,之后環保部對大城市水源地污染情況作了監測評估。由于部門之向銜接不太理想,衛生系統現在無法獲知監測數據。

    另外,由于中國一直沒有飲用水水源水質標準,.建設部門和衛生部門還處在研究階段,現在環保部門所用的監測標準是2002年的《地面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這個標準是出于魚類等生態而制定的,不太適合人類。比如GB3838-2002的標準規定總磷限值 是0.1mg/L,但就人來說,10mg/L也是可以接受的。該標準還要求銅限值是0.1mg/L,但2007年的生活飲用水出廠水新標準是1mg/L。

鳳凰周刊:出廠及輸送到居民區末端的自來水安全監測情況如何?

    鄂學禮1992年地方衛生部門開始對飲用水水質進行監測,但沒有全國層面的數據收集和測評,2002年到2006年在衛生部衛生飲用水規范這個行業標準下進行了抽查,由省執行,一年兩次最后匯報到部里。2006年衛生部成立衛生監督局,開始委托各地疾控中心進行全國新飲用水標準的監測試點,20078個省,200815個省,一年作一次末梢水的106項全項檢查。   

    衛生系統的監測是國家全額撥款的,而建設部門并沒有錢能夠補助,因此中國城市供水水質監察網上的水質公告多是來自35個城市的自來水廠的上報。監測指標一般是4-5倍。 

    王占生:自來水公司應該與所屬自來水檢測中心分開,不能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F在深圳、上海、濟南三地自來水檢測中心都從自來水廠獨立出來,,隸屬于地方政府。目標應該是,地方上有向市政府負責、代表政府代表人民利益的監測中心。

此外,衛生部下屬的中國疾控中心在各省市縣有自己的系統在定期監測。監測發現情況嚴重,暫現在這個系統的監測信息不公布。

鳳凰周刊:現在對飲用水安全只有水質標準。對違反飲用水安全的做法有什么處罰措施嗎?

鄂學禮:衛生系統對飲用水水質監督,法律依據是20085月出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里面規定飲用水供水單位供應的飲用水不符合國家衛生標準和衛生規范,導致或者可能導致傳染病傳播、流行的,沒收違法所得、罰款、暫扣或者吊銷許可證。

但實踐中,我們現在只能在污染當地通報一下而已。對于安全飲用水立法。1985年衛生部飲用水大調查后就有人士提出要借鑒美國制定《安全飲用水法》經驗,之后多次有人在衛生部里提出立法事宜,但國內目前有衛生部、環保部、建設部三家都在提這事,究竟誰牽頭還沒有定論,不像美國是環保署一家在管水務。 

王占生:一定將水質不合格行為上升為違法行為,制定嚴懲措施。據我所知,建設部門正在做飲用水安全的立法研究。

鳳凰周刊:對自來水水質的擔憂使國內礦泉水市場越來越大,礦泉水水質安全情況怎么樣?

    鄂學禮:在對水殺菌過程中,臭氧是最具殺傷力的,但用臭氧的強氧化性來殺滅礦泉水中細菌時,溴化物與臭氧發生了反應便生成溴酸鹽。目前國際上將溴酸鹽定為致癌物中的二類中的B類,一類是確定是致癌物,二類b是具有不確定性的,可能會造成致癌。國內有些礦泉水的溴酸鹽含量非常高,沒法說。按理全國飲用水新標準出來后,在此基礎上應該出臺專業性的礦泉水標準,但這里又涉及衛生部門與原輕工部、原地礦部相關協會的協調,目前礦泉水新標準正在等待國家標準委的審核。新標準將提高礦泉水廠生產成本。

    王占生:據我所知,很多礦泉水是在純凈水基礎上加些礦物質而成,其成效還需要檢驗。

    鳳凰周刊:改善飲用水水質,現在最需要去做的是什么?

    鄂學禮:近些年水污染事件一度達到一天兩三起,嚴重影響城市供水水質。反映到體制上就是監管部門多,這個時候最需要有個法律性文件把各部門的責任以及協助加以明確。比如現在治污的環保部門在職責上并不要負責最后的飲用水安全不安全。同時,現在也需要搭建一個環保、衛生、建設、水利部門的水質數據共享平臺。

另外,現在在飲用水突發事件的應急預案上,北京、江蘇、河北等一些省市有了安排,但還沒有國家層面的程序規定,即使現在有了程序、技術方面的支持也不夠。如云南的陽宗海砷污染事件,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處理干凈。

王占生:當務之急就是處理工藝改造提升。盡管出廠水通過管網后平均水質下降20%,但管網改造也不是短期內所能完成。另外,水源沒有二三十年也治不好。由于經濟增長“保8”,一年要消費和排放2000萬噸工業水,即使合乎標準地排放,CODmn還是比河道里的濃度高?;S處理后的排放水CODmn平均100mgL,而河道里的水為40mgL,也就是說河道還是不斷被污染。

而提升處理工藝,最大難點是錢?,F在國家擴大內需投資錢給污水處理,但沒投錢給自來水廠進行技術改造。我的建議是,要提高水質就應該優質優價,同時國家對困難戶給予補貼。    (據《鳳凰周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